長者助手 網站支持IPv6 繁體版 | 無障礙閱讀
首頁 > 新聞動態 > 司法行政

法律援助為困難群體撐起一片法治藍天

時間 : 2022-02-10 11:55:13 來源 : 羊城晚報(記者 薛江華)
【字體 :

“本人是來自湖南貧困家庭的普通農村打工婦女,又是耳聾殘疾人,在法律援助機構和法律援助律師的幫助下,在這漫長難熬的8個多月經過了一審、二審,全部得到了勝訴。感謝政府有這么好的政策能為弱勢群體伸出援助之手……”這是2022118日遠在湖南安仁的農民工殘疾婦女李某姣特意寫給廣州市法律援助處的感謝信。這封短短的感謝信背后卻有一個艱難的維權故事。

20214月,李某姣被謝某雄、謝某英起訴至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據謝某雄、謝某英訴稱,2021326日下午,其父謝某生正在上班,不知何故與同事李某姣發生口角,而李某姣動手毆打了謝某生幾下繼而令謝某生倒地不起(突發心臟?。?,之后送院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謝某雄、謝某英為此報警,他們認為其父謝某生平常生活作息規律,身體健康狀況良好,無重大疾病病史,其父之死與李某姣的毆打行為有直接的關聯性,要求警方追究李某姣過失致人死亡的刑事責任。

警方經審查認為沒有犯罪事實,決定不予立案后,謝某雄、謝某英又將李某姣起訴至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要求李某姣賠償各項費用合計人民幣70余萬元。

李某姣則認為,謝某雄、謝某英在起訴狀所述與事實不符,當時共有幾位同事在事發現場進行衛生清潔工作,謝某生卻突然走過來摸李某姣頭部,李某姣第一時間反應以為是性騷擾,因謝某生平時就有多手多腳的動作,于是李某姣就本能的用手擋回去,力度非常小,根本就沒有任何毆打的動作,在場其他同事亦可以證明,因此謝某生之死屬于自身突發疾病,與他人無關。

李某姣是來自湖南貧困家庭的普通農村打工婦女,聽力一級殘疾人,沒念過書,對法律更是一無所知,要維護自身權益單憑個人力量難若登天,在一片迷惘之中李某姣想到了法律援助。

2021525日,李某姣向海珠區法律援助處申請法律援助。廣州市海珠區法律援助處予以熱情接待,經審查,李某姣符合法律援助條件,決定給予法律援助,并依法指派廣東天旗律師事務所區政飚律師承辦此案。

廣州市海珠區律師在充分研究分析相關案情后認為,案中所爭議的焦點是矛盾沖突究竟因何而起、而李某姣的本能反應行為究竟與謝某生的死亡有無直接的因果關系?而對方在已經得到了所在公司65萬元的工亡賠償金后還向李某姣索賠究竟有無相關依據?區律師經認真分析認為,對方訴訟請求缺乏法律依據:李某姣與謝某生同屬廣東某科技物業有限公司員工,雙方純粹是同事關系,事情是發生在工作期間,哪怕李某姣真的構成侵權,當時雙方均在執行工作任務,而死者已認定為工傷,應依據工傷保險予以救濟,不適用民事侵權賠償。

同時廣州市海珠區律師通過反復觀看事發現場的監控視頻,發現李某姣與謝某生之間確實有輕微的肢體接觸,但是無論是在力度上、還是角度上均無法構成實質性的所謂毆打。因此李某姣被指控侵權一說確實無法成立。

為了確保法院查明事實真相,作出公正判決,廣州市海珠區律師還建議李某姣向法院申請兩位同事周某英及唐某香作為目擊者出庭作證。2021630日和923日,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分兩次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并且在庭審中采納了區律師的意見,認為李某姣的行為與謝某生的死亡之間沒有因果關系,謝某生是自身原因猝死,因而認為謝某雄、謝某英申請對謝某生的死亡與李某姣的行為之間的因果關系進行鑒定,缺乏必要性,法院不予采納。

2021108日,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謝某雄、謝某英的全部訴訟請求。20211020日,謝某雄、謝某英不服一審判決,上訴于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有誤,并且在上訴狀中提出李某姣主動挑起本案的爭執,兩次用力擊打死者后背,同時阻攔其他同事對死者進行施救……從而認為李某姣對于謝某生的死亡明顯存在過錯。李某姣在接到對方上訴的消息后,出于對法律援助的信任,決定繼續向廣州市法律援助處申請由區律師代理該案二審工作。

20211213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并于20211222日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至此,本案得到較為圓滿結局,充分維護了受援人的合法權益。


附件下載:
三级黄色免费小视频